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Contact
缆车主页 > 缆车 >

1999年缆车坠落事件

文章作者:  发布日期:2019-09-28 14:17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999年缆车坠落事件

  1999年10月3日在贵州马岭河国家级风景区发生了建国以来最严重的一起缆车事故。这是目前为止最严重的一起缆车坠落事故,14人死亡,22人受伤。韩红2000年3·15晚会上首次演唱的歌曲《天亮了》的故事来源于此。

1999年缆车坠落事件

  唐喜隆(原马岭河峡谷风景区管理处副处长)因犯玩忽职守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零6个月;原水电九局天生桥分局第五工程队队长邱家琪,被以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判处6年徒刑,并处罚金6000元;原水电九局天生桥分局第五工程队副队长李永芳,被以同一罪名判处徒刑5年零6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承包缆车的黄兴明、胡汉英夫妇,分别被判5年和4年;原兴义市城市建设局副局长吴君实,被以玩忽职守罪判处3年徒刑,缓刑4年。

1999年缆车坠落事件

  1999年缆车坠落事故是在1999年10月3日在贵州马岭河国家级风景区发生的。这起事故是建国以来最严重的一起缆车事故。惨祸发生在1999年10月3日上午11时30分。1999年10月3日,位于贵州的马岭河风景区发生缆车坠毁事故,造成14人死亡,22人受伤。这起缆车坠毁事故系工作人员玩忽职守,缆车超载导致的。同时,也是韩红2000年3·15晚会上首次演唱的歌曲《天亮了》的故事来源。

  1999年10月3日上午11时30分,贵州的马岭河风景区上山的小路被封死的原因是缆车老板想让所有游客都乘坐缆车,赚取缆车费。所以只有乘坐缆车是从峡谷谷底通向山顶的唯一捷径,中午11时,人们争相踊向缆车准备上山吃饭,在缆车不足五平方米的空间里,最终挤进的人数是36人。11时29分,缆车到达山顶,工作人员走过来打开了缆车的小门时,缆车突然失控下滑,下滑30米后坠落。

1999年缆车坠落事件

  在这场惨祸中,两岁半的潘子浩是一个奇迹,他仅仅是嘴唇受了点伤,缆车坠地的一瞬间,父亲潘天奇、母亲贺艳文将潘子浩举过头顶,双手牢牢抓紧,在这危急的时刻,年轻的父母用高举的双手阻挡了袭向儿子的死神,而他们自己的身体却没有任何的防护,儿子得救了,父母却永远和上了双眼,永远离开了他们深爱的孩子,他们眷恋的世界。潘子浩说起父母时:我妈妈爸爸出差了。

1999年缆车坠落事件

  展开全部1999年10月3日,在贵州马岭河风景区,正在运行的缆车突然坠毁,在缆车坠落的那一刹那间,车厢内来自南宁市的潘天麒、贺艳文夫妇,不约而同地使劲将年仅两岁半的儿子高高举起。结果,这名名叫潘子灏的孩子只是嘴唇受了点轻伤,而他的双亲却先后死去。1999年10月3日的这场灾难让当时只有2岁半的潘子灏变成了孤儿。 潘子灏父母图片这个生命的故事,深深打动了歌手韩红,经过多方联系,她领养了这个大难不死的小孩,下面我们要讲述的就是发生在韩红和这个小孩之间的故事。

  韩红连续两次在3·15晚会上演唱了《天亮了》这首歌,打动了亿万电视观众。而在创作这首歌之前,打动韩红、激发她创作灵感的又是什么呢?

  韩红动情地说:我就觉得是他爸爸和妈妈。因为我从小没爸爸,我5岁的时候就失去了父亲,然后母亲又不在身边,所以父母的这种爱对我来说是遥不可及的。但是有哪个孩子不愿意有自己的爸爸妈妈呢?我就觉得在缆车下滑即将坠地的那一瞬间,子灏的爸爸潘天麒和他的妈妈贺艳文两个人把孩子举起来了,我心里觉得这是一个用伟大两个字都无法去恰当体现的一个壮举。这个壮举也许是出于父亲、母亲的一种本能, 也许是出于他们对孩子的一种爱,也许很多,总之我看到这的时候,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如何将心中的震撼化为实实在在的作品,是韩红面对的难题,为了完成歌曲的创作,韩红只好去体验坐缆车的感受。 韩红告诉记者,春节期间,她到成都青城山坐了一趟缆车,自己亲身感受了那种上上下下、在在正常运转的缆车上,韩红体验到了恐惧与无助,而发生事故的贵州马岭河风景区,缆车竟然是违章设计施工的,甚至只能载客十多名的缆车挤进了23人,当缆车几乎是垂直上升时,悲剧就更加难以避免了。潘子灏的生还,是他父母的双手托起的一个奇迹。

  韩红向记者讲述了她和子灏见面时的情景,她说:我一进门就看见了他,他就在一个角落里面。我一叫他,他居然自己走过来抱着我,于是我们俩在一起哭了好一阵,就是让我自己尽情地去哭,好像孩子跟我有很多话要说,然后我们两个人一直在哭,其实我们并不陌生,好像我对他也有很多话要说。这个情景当时被家人拍录下来了,但是今天我也不想给电视观众看,因为我觉得那是属于我心里、深藏在我心里最深最深的一种最真诚的东西。

  尽管韩红愿意为潘子灏付出一个未婚女性所能给予的母爱,但是,留在潘子灏幼小的心灵中的创伤并没有愈合。

  韩红告诉记者,子灏他喜欢去当地的,好像是一个百货大楼的游乐场去玩,在小木船上,韩红发现每当她摇木船超过三下时,然后小子灏就要下来,说那是缆车,他害怕。可见这一件事情对一个幼小的心灵会有多么大的压力。韩红说她一谈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就特别恨那些对生命完全没有任何尊重可言的人。

  在电话中,小子灏叫韩红妈妈,这令她非常高兴。韩红说他叫她的时候,她心里无比的喜悦。当记者问她有一天她自己的孩子叫她妈时,她是否会有相同的感受时,韩红坦言她已经想好了,不会要孩子,因为她觉得一个就够了。

  在生和死的瞬间,父母想到的并不是自己,他们用双手把生的希望留给了儿子,这就是父母之爱。

  现在,潘子灏生活在韩红的关爱之中,但是,留在他心灵的创伤却并没有愈合。我们没有去打扰他,因为我们希望他能尽早地忘掉这个噩梦,拥有一个充满阳光的童年。

1999年缆车坠落事件

1999年缆车坠落事件

  展开全部10月3日,贵州省兴义市马岭风景区发生缆车坠毁特大恶性事故,死14人,伤22人

  1999年10月3日就在贵州马岭河风景区发生了建国以来最严重的一起缆车车亡事故。惨祸发生在1999年10月3日上午11时30分。在抢救现场人们看到缆车扭曲变形,许多伤员下肢粉碎性骨质和脊椎骨质,里面的人手脚缠绕,互相重叠,一些人的膊骨、腿骨折断后穿出肌肉,血肉模糊,很快死伤者便摆满了整个平台,几百里的山路被鲜血染红,这是目前为止最严重的一起缆车坠落事故,14人死亡,22人受伤。

  贵州省马岭河风景区由于山石险峻,被誉为地球表面刻下的最后一道美丽的伤痕,1999年10月3日,这个国家级风景区迎来了一个来自广西南宁市的家庭旅游团,在由20多个家庭旅游团里两岁半的潘子浩和大多数孩子都是第一次和父母到外地游玩,在马岭河峡谷,兴高采烈的孩子们留下了这些照片,谁也没有想到这会是他们和父母最后的合影。乘坐缆车是从峡谷谷底通向山顶的唯一捷径,中午11时,人们争相踊向缆车准备上山.一个人挤一个人,把肉都挤瘪进下去了。然而游客们并不知道,仅仅在四天前,当地劳动部门曾对这辆缆车进行过安全检查,并强令缆车的承载人数最多不得超过十人,在缆车不足五平方米的空间里,最终挤进的人数是36人,超载仅仅是他们滑向灾难的第一步。11时25分,缆车缓缓向110米的山顶攀升,缆车离里面越来越高,拥挤的游客也许不会留意,就在他们脚下牵引缆车的钢绳几乎与陡峭的山坡平行,垂直上下,没有任何护栏。谁能想到缆车的设计者既无设计资格,甚至连一辆真正的缆车都没见过。更令人吃惊的事实还在后面。施工人员

  一直都是野外施工队伍,一直都不晓得要有资质证书啊,要设计资格啊。更令人气氛的是,贵州省建设厅风景名胜管理处既没有经过实地考察,也没有经过任何调查,就越权把这个缆车项目批复成了按临时设施建设,就这样只能载物的卷扬机竟成了风景区用来载人的缆车,而且一用就是四年。11时29分,这辆挤着密不透风的缆车到达山顶,游客们刚刚松了口气,却听到缆车突然发出异样的响声。咔咔往下慢慢地后退,眼睁睁看着缆车慢慢往下滑落了30多米,缆车操作员王建友却毫无办法,因为半个月前他还只是一个在风景区打扫卫生的临时工。学开缆车刚四天左右,在这四天当中,王建友只学会了两个程序,启动和刹车。慌忙之中,王建友做了一个最不应该做的动作,一直按刹车踩。这一脚刹车竟把厚厚的脚踏板踩断,缆车下滑速度陡然加快,一声钢绳子甭断的巨响,重达三吨的缆车从相当于20层楼的高度重重的砸向谷底。缆车坠落仅仅五秒钟。

  在这场惨祸中,两岁半的潘子浩是一个奇迹,他仅仅是嘴唇受了点伤,缆车坠地的一瞬间,父亲潘天奇、母亲贺艳文将潘子浩举过头顶,双手牢牢抓紧,在这危急的时刻,年轻的父母用高举的双手阻挡了袭向儿子的死神,而他们自己的身体却没有任何的防护,儿子得救了,父母却永远和上了双眼,永远离开了他们深爱的孩子,他们眷恋的世界。潘子浩说起妈妈,爸爸时:我妈妈爸爸出差了。

  的两个素不相识的孩子,试图用自己的身体减小孩子们的受伤程度。结果,两个孩

  子的性命保住了,而这个勇敢的游客却永远地留在了马岭河边。据获救的9岁小男孩

  宋继熊事后讲:“当时大人们都说出事了,他们边喊边挣扎,样子可怕极了,看到

  大人这个样子,我当时也害怕极了,忽然有个叔叔把我搂在了怀里。后来,我只是

  2013-04-08展开全部10月3日,贵州省兴义市马岭风景区发生缆车坠毁特大恶性事故,死14人,伤22人

  1999年10月3日就在贵州马岭河风景区发生了建国以来最严重的一起缆车车亡事故。惨祸发生在1999年10月3日上午11时30分。在抢救现场人们看到缆车扭曲变形,许多伤员下肢粉碎性骨质和脊椎骨质,里面的人手脚缠绕,互相重叠,一些人的膊骨、腿骨折断后穿出肌肉,血肉模糊,很快死伤者便摆满了整个平台,几百里的山路被鲜血染红,这是目前为止最严重的一起缆车坠落事故,14人死亡,22人受伤。

  贵州省马岭河风景区由于山石险峻,被誉为地球表面刻下的最后一道美丽的伤痕,1999年10月3日,这个国家级风景区迎来了一个来自广西南宁市的家庭旅游团,在由20多个家庭旅游团里两岁半的潘子浩和大多数孩子都是第一次和父母到外地游玩,在马岭河峡谷,兴高采烈的孩子们留下了这些照片,谁也没有想到这会是他们和父母最后的合影。乘坐缆车是从峡谷谷底通向山顶的唯一捷径,中午11时,人们争相踊向缆车准备上山.一个人挤一个人,把肉都挤瘪进下去了。然而游客们并不知道,仅仅在四天前,当地劳动部门曾对这辆缆车进行过安全检查,并强令缆车的承载人数最多不得超过十人,在缆车不足五平方米的空间里,最终挤进的人数是36人,超载仅仅是他们滑向灾难的第一步。11时25分,缆车缓缓向110米的山顶攀升,缆车离里面越来越高,拥挤的游客也许不会留意,就在他们脚下牵引缆车的钢绳几乎与陡峭的山坡平行,垂直上下,没有任何护栏。谁能想到缆车的设计者既无设计资格,甚至连一辆真正的缆车都没见过。更令人吃惊的事实还在后面。施工人员

  一直都是野外施工队伍,一直都不晓得要有资质证书啊,要设计资格啊。更令人气氛的是,贵州省建设厅风景名胜管理处既没有经过实地考察,也没有经过任何调查,就越权把这个缆车项目批复成了按临时设施建设,就这样只能载物的卷扬机竟成了风景区用来载人的缆车,而且一用就是四年。11时29分,这辆挤着密不透风的缆车到达山顶,游客们刚刚松了口气,却听到缆车突然发出异样的响声。咔咔往下慢慢地后退,眼睁睁看着缆车慢慢往下滑落了30多米,缆车操作员王建友却毫无办法,因为半个月前他还只是一个在风景区打扫卫生的临时工。学开缆车刚四天左右,在这四天当中,王建友只学会了两个程序,启动和刹车。慌忙之中,王建友做了一个最不应该做的动作,一直按刹车踩。这一脚刹车竟把厚厚的脚踏板踩断,缆车下滑速度陡然加快,一声钢绳子甭断的巨响,重达三吨的缆车从相当于20层楼的高度重重的砸向谷底。缆车坠落仅仅五秒钟。

  在这场惨祸中,两岁半的潘子浩是一个奇迹,他仅仅是嘴唇受了点伤,缆车坠地的一瞬间,父亲潘天奇、母亲贺艳文将潘子浩举过头顶,双手牢牢抓紧,在这危急的时刻,年轻的父母用高举的双手阻挡了袭向儿子的死神,而他们自己的身体却没有任何的防护,儿子得救了,父母却永远和上了双眼,永远离开了他们深爱的孩子,他们眷恋的世界。潘子浩说起妈妈,爸爸时:我妈妈爸爸出差了。

  的两个素不相识的孩子,试图用自己的身体减小孩子们的受伤程度。结果,两个孩

  子的性命保住了,而这个勇敢的游客却永远地留在了马岭河边。据获救的9岁小男孩

  宋继熊事后讲:“当时大人们都说出事了,他们边喊边挣扎,样子可怕极了,看到

  大人这个样子,我当时也害怕极了,忽然有个叔叔把我搂在了怀里。后来,我只是

  在马岭河事故中失去父母的孩子还有,11岁的熊子尧失去了母亲,11岁的陈治宇失去了父亲,9岁的宋继熊父母双亡。一场飞来的横祸,顷刻之间让多少幸福的家庭残遭不行,小子浩只有两岁,他现在只能跟着70多岁的爷爷奶奶一起生活,我们不知道老人该如何面对孩子找寻父母的双眼,我们不知道没有了爸爸妈妈,小子浩将要面对一个多么漫长的童年,我们也不知道长大后的子浩能不能找回那座曾在山谷里失落的花园。


Copyright © 湖南幸运赛车-体彩湖南幸运赛车-体彩幸运赛车开奖结果 版权所有.

备案号: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Tag标签网站地图 家电维修|北京赛车pk10